日本“數字新政”戰略動機與發展特徵

日本“數字新政”戰略動機與發展特徵

【圓通速遞香港】當前日本政府十分重視數字經濟發展,全力推進“數字新政”,在“後5G”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學校的ICT應用、中小企業信息化、ICT領域研發等方面,加大資金投入力度,體現了其提升數字經濟競爭力,全面推動社會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激發中小企業數字時代新活力,促進經濟新增長點的戰略動機。日本“數字新政”具備硬件投資與軟環境建設相結合、產業數字化與數字產業化相結合、數字技術各類研發投入並重等基本特徵,對我國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數字經濟形成借鑑與啓示。

【圓通速遞香港】A

日本“數字新政”的主要內容

“數字新政”除增加各部門已有的IT相關預算外,在下一代信息通信技術、中小企業、教育等領域新增設預算,以更好發揮數字化在推動日本長期穩定增長中的作用,其主要內容可概括為以下四個方面:

加強“後5G”時代信息通信基礎設施投入。經濟產業省將撥出約1100億日元用於下一代通信技術等的研究開發,側重半導體和通信系統的開發以及促進汽車和工業機器的先進性。日本5G技術研究起步早,但5G技術開發和商用發展慢。日本領先的移動通信運營商NTT DoCoMo公司早在2013年就提出了5G網絡概念,在2015年成功進行了5G網絡實地測試,然而直到2020年3月才在日本推出5G商用服務,落後於同處全球5G發展第一陣營的中國、美國、韓國。為在下一代通信標準上取得先機,日本開始瞄準“後5G”時代,佈局6G研究。

實現信息和通訊技術(ICT)在學校的普及應用。GIGA學校網絡計劃是“數字新政”的核心政策。文部科學省將促進有線/無線本地信息網絡(LAN)的發展,為全國的中小學創造一個高速、大容量的網絡環境,到2024年完成中小學計算機和平板電腦終端的部署,確保實現人機一一對應。預計未來四年的總工程費用將達到4300億日元,其中2318億日元包括在補充預算中。文部科學省2016年開展的“學校教育信息化調查”顯示,每6.2個孩子安裝一台計算機,超高速互聯網(30 Mbps或更高)的連接率為84.2%。如果GIGA學校網絡計劃順利實施,學校的ICT環境將得到極大改善。

提高中小企業信息化水平。“數字新政”將投入3090億日元,用於中小企業信息化應用和數字創新產品及服務開發的資本投資,並支持中小企業通過引入IT工具來簡化後台運營。這也是“中小企業生產力革命促進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準備在未來三年投入3600億日元,視中小企業為提升系統數字化而付出的努力程度和發展效果,為其提供持續支持。

為ICT領域提供研發支持。“數字新政”為醫療信息化、綠色IT、高性能計算、智能社區、新一代通信網、雲計算和信息安全等ICT行業研發提供一攬子支持計劃。如文部科學省分別投入144億日元、125億美元用於開發超級計算機“Futake”和建設量子科學計算基地;經濟產業省設立500億日元的新基金,用於為ICT各領域的年輕研究人員(40歲以下)提供長期研發經費支持,平均每年將提供700萬日元(最多10年)。

日本推行“數字新政”的動機

提升數字經濟競爭力,扭轉在全球數字革命中發展相對滯後的局面。隨着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物聯網、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數字經濟成為驅動經濟社會變革的關鍵動能和先導性力量。其發展規模、發展速度和發達程度正在成為一國國際競爭力的重要衡量指標,決定一國在未來世界競爭中的地位和前途。為抓住數字經濟時代機遇,力爭在新工業革命中獲得先發優勢,世界主要經濟體紛紛在國家層面部署數字經濟發展戰略。美國相繼出台《美國數字經濟議程》《國家人工智能研究和發展戰略計劃》《美國國家網絡戰略》《美國先進製造業領導力戰略》等多項戰略規劃,明確數字經濟發展相關內容。自2010年開始,德國先後發佈《德國2020高技術戰略》、“工業4.0”、“數字化戰略2025”、《人工智能德國製造》等,以期建成數字強國。2011年,澳大利亞啓動國家數字經濟戰略(National Digital Economy Strategy, NDEB),在智能技術覆蓋率、企業及非營利機構互聯網使用率、遠程教育等領域設定了8項到2020年實現的目標。

日本關於數字經濟的頂層設計起步較早,可追溯到1995年《面向21世紀的日本經濟結構改革思路》關於重點發展通信、信息等相關資本技術產業的安排,伴隨着日本產業結構向知識密集型轉型而趨於成熟。自2000年以來,數字經濟政策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00年到2012年,注重數字信息技術在經濟社會的應用,先後推出“e-Japan”(2001)、“u-Japan”(2004)、“i-Japan”(2009)戰略計劃;第二個階段是2013年到2015年,強調以機器人革命為突破口,帶動產業結構變革,相繼出台《日本振興戰略》《推進成長戰略的方針》;第三個階段是2016年至今,致力於“超智能社會5.0”計劃,通過利用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等推動向數字化、智能化社會轉型,先後發佈《科學技術創新綜合戰略2016》《日本製造業白皮書》《綜合創新戰略》《集成創新戰略》《第2期戰略性創新推進計劃(SIP)》等戰略計劃。但是,日本數字經濟發展不盡如人意,其發展規模和程度都相對滯後。2018年,日本廣告公司電通與英國牛津大學研究機構聯合啓動有關數字經濟與社會情況的問卷調查,在被調查的24個國家和地區中,日本在顯示一國數字經濟能否滿足人們需求的“數字經濟滿意度指數”方面位列第24,在反映一國數字經濟發展程度的“數字社會指數”方面位列第22。相比之下,日本數字經濟發展相對弱勢,沒有充分發揮引領經濟社會變革的作用。為此,日本寄希望於通過“數字新政”努力提升自身數字化水平和數字經濟競爭力,在全球數字革命中佔據一席之地。

進一步推動社會的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對沖人口老齡化等劣勢。日本社會老齡化嚴重,勞動生產率較低。日本生產性本部發布的《國際勞動生產率比較報告》顯示,2018年日本的勞動生產率為每小時46.8美元,在七國集團(G7)中排在最後一位,僅為美國的60%,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36個成員中排名第21。日本希望通過人工智能、互聯網、機器人等信息技術的發展,實現機器對人的主要體力和部分智力的替代,使人們可以主要從事無形的知識、數據、信息等的生產、服務和交易活動,例如管理、創新等,對沖人口老齡化的劣勢。一方面,通過機器對人的替代,彌補年輕勞動人口不足的問題,促進勞動生產率提升。另一方面,隨着人類社會向數字化、智能化轉變,工作對勞動者體力的要求逐步下降,對經驗、技能等後天人力資本投入累積而形成的“智力”要求相應上升。部分老齡化人口雖然超過勞動年齡,但並未喪失勞動能力,剛好與智能化時代所需求的體力和智力結合相匹配,其重返勞動崗位有助於將人口老齡化負擔轉化為存量“智力”資本優勢。“數字新政”在向推動社會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的方向努力,為加強人工智能、機器人研發及其應用,提升中小企業信息化程度等提供資金支持,也將為人口老齡化問題提供出路。此外,“數字新政”關注對新生勞動力的人力資本投入,通過教育和培訓,提升其“智力”存量水平,以更好適應智能化時代的要求。

為中小企業“輸血”,激發其在數字時代的新活力。中小企業在日本經濟發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一方面,中小企業是日本生產體系和就業體系的主力軍。當前,日本中小企業佔其企業總數的99.7%,吸納就業人員佔總就業人口的68.8%,貢獻GDP增加值約53%。另一方面,中小企業是日本製造業競爭力的重要基礎,為大企業生產高質量的零部件,成為產業鏈的重要一環。其憑藉工匠精神,堅持在某一領域深耕細作,不斷向更高附加值的方向發展,在眾多細分領域誕生了大量“小而精”的“隱形冠軍”,奠定了日本傳統制造業在國際上的優勢地位。

但近年來,日本中小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存在着經營危機。日本東京商工調查公司公佈的“休業/停業/解散企業動向調查”結果顯示,2019年,日本全國負債1000萬日元以上的企業破產數量達到8383家,同比增長1.8%,其中約90%是員工不足10人的小微企業,這是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情況最為嚴重的一次。日本中小微企業出現危機的一個原因在於其製造業傳統優勢正在衰減,很多企業雖然精細化程度高,但信息化程度較低,其產品與中國、韓國或其他國家的同類產品相比,不具備成本優勢,也不適應數字經濟時代要求。日本總務省“通信利用動向調查”顯示,2018年,日本已經引入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等系統和服務的企業比例為12.1%,有引入計劃的企業比例僅為8.5%。從引入目的看,73.8%的企業基於“提高效率和改善業務”的目的。(該比重根據日本東京商工調查公司“休業/停業/解散企業動向調查(2017年)”中的休業/停業/解散企業總數和日本《中小企業白皮書(2018年度)》中的休業/停業/解散中小企業總數計算而得)據《日本經濟新聞》2019年8月報道稱,日本國內工廠數十萬台已停止支持服務的電腦仍在運行,錯過了物聯網大潮。鑑於中小企業在日本經濟的重要作用和現存問題,政府希望通過“數字新政”以及一系列的數字經濟政策持續為中小企業提供支持,解決中小企業面臨的斷層危機,使其在數字時代煥發新的活力,為日本經濟增長提供新動能。日本經濟產業省中小企業廳發佈的《中小企業白皮書(2019年度)》已經釋放了這一信號,認為新一代信息技術依託下的萬物互聯以及對互聯產生的大數據的快速處理極大降低了信息不對稱和信息不完備程度,提升瞭解決方案的精準程度,中小企業可以將規模劣勢轉化為對新模式、新業態快速適應的優勢,面臨突破常規發展路徑的機遇期。因此,政府希望引導和幫助中小企業抓住戰略機遇期,運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提升勞動生產率和技術能力,並將其培育成維繫國內經濟活力、化解國內社會矛盾、保持日本國際競爭力的核心力量。

日本“數字新政”特徵分析

硬件投資與軟環境建設“軟硬兼施”。數字經濟發展需要軟硬兼備。硬環境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必備基礎,主要包括通信網絡、人工智能、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等數字化基礎設施。軟環境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保障,主要包括有利於促進和保護數字創新創業的社會人文環境和政策法規體系,如知識產權保護、標準化推進、ICT領域人才培養等。

日本“數字新政”着力打造有利於數字經濟發展的環境。硬環境上,佈局“後5G”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加強學校範圍內網絡和終端設備建設,在中小企業引入IT工具,為日本經濟社會進一步互聯互通奠定基礎。軟環境上,一方面,政府在年度補充預算中增列“數字新政”專題預算,釋放了大力發展數字經濟的強力信號,有利於提高民眾對數字經濟的認知水平,引導社會資本進入,這本身也是一種軟環境建設的體現;另一方面,“數字新政”為量子密碼、人工智能、自然語言處理等的標準化活動提供資金支持,設立專門的年輕研究人員支持基金,有利於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標準和人才儲備。

產業數字化與數字產業化“兩化融合”。產業數字化與數字產業化是數字經濟的兩個重要組成部分。產業數字化主要指現代信息技術在傳統產業部門的應用,具體包括數字化投入對傳統農業、工業、服務業轉型升級的貢獻,有助於提升傳統產業部門的生產數量和生產效率,催生新業態、新模式。數字產業化主要指將信息和知識轉化為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技術為加工手段,推動產生規模效應,從而形成產業化的過程。其對應的產業部門主要涉及信息技術創新、信息產品和服務的生產與供給,如電子信息製造業、通信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等。

日本“數字新政”着眼於產業數字化與數字產業化相結合,共同推動數字經濟發展。一方面,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實現農、林、牧、漁、製造業等傳統產業和醫療、健康等新興產業的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如農林水產省為智慧農業技術開發與示範項目提供共計72億日元的資金支持;另一方面,強化信息基礎設施支撐,培育壯大人工智能、機器人等核心引領產業,超前佈局人工智能芯片、量子計算等前沿新興產業,推動數字產業形成與發展,如文部科學省為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等發展提供的資金支持,經濟產業省為“後5G”開發設置的專項資金。

數字技術領域各類研發投入並重。數字技術的迅速發展與快速迭代為其與經濟社會各領域不斷融合,推動經濟增長和社會變革提供了重要支撐。而這離不開對數字技術創新鏈各環節的投入,涵蓋基礎研究、應用研究、試驗開發和產業化應用。基礎研究的公共品屬性、共性技術應用研究的非排他性和外部性導致社會資金投入不足,屬於需要政府補位的市場失靈領域。而在市場主體可以充分發揮作用的試驗開發、產業化環節,政府的作用側重於為科研成果轉移轉化搭建平台、創造環境,為初創企業提供風險投資等。

日本“數字新政”注重為數字技術研發和產業化,尤其是基礎研究、初創企業等創新鏈上的市場失靈環節,提供資金支持。各部門分工各有側重,文部科學省側重於支持戰略性基礎研究,但也搭建平台促進產學聯合研究,為科技成果轉化提供風險投資。經濟產業省側重於技術開發和產業化應用,為科技初創企業提供資金支持。

數字經濟支持政策將呈常態化趨勢

隨着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數字經濟已經演變為世界各國經濟發展的主要驅動力,其發展規模、發展速度和發達程度將成為未來全球競爭角逐的焦點。日本“數字新政”與其此前的數字經濟頂層設計一脈相承,但支持力度突破式放大、措施則更為具體,旨在幫助日本抓住全球數字經濟革命機遇,補齊日本數字化、智能化發展短板,使數字經濟成為推動經濟增長和社會變革的新動能,實現日本中長期穩定發展,未來類似的數字經濟支持政策將呈常態化趨勢,尤其是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日本採取的擴張性經濟政策將持續進行,而數字經濟對線上需求的滿足程度、對疫情危機的抗風險能力都得到了明顯體現,加之數字經濟在全球經濟中的引領趨勢,相信日本將在“數字新政”方面不斷增加新舉措,對數字經濟的支持將成為其擴張性財政金融投入的重要方向。

日本的“數字新政”與我國近期提出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有異曲同工之處,都將在數字化領域加大投入。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方興未艾,企業數字化轉型和應用需求大,數字經濟發展前景廣闊。日本“數字新政”給我們以啓示:一是應當做好數字經濟頂層設計,推動全社會範圍的數字經濟發展;二是關注中小企業數字化發展問題;三是應當在數字領域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並重,政府與市場力量有機結合;四是應當打造良好的數字經濟發展的軟硬環境;五是應當加大數字人才培養力度。

(作者分別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教授;工業和信息化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副研究員)

【圓通速遞香港】

①《日本為何大力推進“數字新政”》,《經濟參考報》,2020年1月15日。

②《日媒:中國領跑數字經濟滿意度榜單 日本倒數第一》,參考消息網,2019年5月2日。

③《日本中小企業破產數量增加》,《經濟日報》,2020年1月21日。

④《工廠數十萬台已停止支持服務的電腦阻止了物聯網的引入》,日本經濟新聞,2019年8月29日。

責任編輯:吳成玲校對:劉宇同最後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