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數字經濟優勢打造“新就業模式”

發揮數字經濟優勢打造“新就業模式”

就業是民生之本,是“六穩”“六保”工作的重中之重。當前,實現穩就業目標,不僅需要政策扶持,還需要發揮我國強大的數字經濟優勢,開創就業新局面。

首先,要正確看待數字經濟對就業的影響。十九屆五中全會指出,“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有研究機構預測,2020年至2025年,中國數字經濟年均增速將保持在15%左右,數字經濟規模在2025年有望突破80萬億元。

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為培育就業新機、開創就業新局提供了強大的新動能。數字經濟對就業的積極作用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吸納就業能力強,數字經濟催生出許多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創造大量就業機會;二是促進新消費,數字經濟不僅帶來消費的增長,而且圍繞新消費產生了大量的工作崗位;三是提升就業效能,數字經濟帶來了工作世界的巨大變化,為勞動力要素的市場化配置、高效率配置提供了新動能;四是改善了工作方式與環境,更好地保護了勞動者的安全和健康,例如採用無人機施肥施藥,不僅可以避免重複噴灑,效率比人工提高近70倍,而且確保了人員安全;五是開創了“新就業模式”,藉助數字經濟的賦能,可以更有效地解決就業難題。

其次,要深入研究新就業模式的特點。“新就業模式”是指通過數字經濟賦能,以更加市場化、更加靈活高效、更加智能化、更加人性化的方式實現人與工作任務的連接,實現勞動力要素的優化配置。通過“平台+個人”使勞動者的時間及技能與工作任務匹配的“按需招聘”的彈性就業模式就是如此。

在世界範圍內,“新就業模式”已經成為企業用工的新趨勢。在一些發達國家,利用互聯網和移動技術快速匹配供需方,形成了靈活的新工作模式。2019年,日本和美國企業界靈活用工滲透率已分別達到49%和42%。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促進了我國“新就業模式”的發展。企業之間“共享員工”的推行,不僅讓員工“過剩”的企業與員工“緊缺”的企業密切合作共克時艱,而且帶來了良好的社會效益。當然,“新就業模式”還處於探索、成長階段,要發展壯大,需要多方面的變革創新,需要社會各方通力協作。

最後,要多策並施,促進“新就業模式”成長壯大。要真正實現穩就業的目標,需要從六個方面積極推進:數字化賦能,藉助數字化手段,大企業在用工上更加靈活,小微企業也找到了創業的新路徑;變革就業觀念,穩就業的根本是保證居民收入的穩定,只要有足夠的收入,完全可以採取靈活的形式實現穩就業的目標;提升就業能力,尤其是培養勞動者的“數字技能”;變革用工制度,新就業模式的用工方式具有任務化、去勞動關係化的特徵,面對這種變化,企業組織和相關部門都需要對傳統的用工制度進行改革,以預防和解決可能產生的問題,保障各方的合法權益;變革企業組織形式,在新就業模式下,企業往往採取任務團隊的組織形式,如何增進合作、提高效率,還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加快勞動法規及保險制度等方面的配套改革,隨着新就業模式的普及,如何迴應零工經濟等新用工方式帶來的新挑戰,成為立法與司法等部門亟待研究和解決的問題。

數字經濟為穩就業提供了大量的新機會和強大的新動能,同時,“新就業模式”的出現不可避免也會帶來一系列新挑戰。有效應對挑戰,需要積極的心態,長遠的眼光,科學系統的分析,更需要全面的配套措施。

(作者為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北京大學新市場經濟與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後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