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玉芳:如何陪伴孩子走過青春期

摘要:青春期是一朵雲、一行詩,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充滿詩意的時期,還是一場疾風、一團烈火,是最麻煩的、動盪不安的時期。很多家長對孩子進入青春期後的叛逆頭疼不已,對孩子遇到的校園霸凌、早戀問題不知如何應對。中國教育報家庭教育週刊主編楊詠梅與北京師範大學兒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邊玉芳、家長代表一起就如何陪伴孩子走過青春期這一話題展開探討。

專家

主持人:楊詠梅 中國教育報家庭教育週刊主編

嘉賓:邊玉芳 北京師範大學兒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點此查看完整報告

點此查看視頻專輯

點此瀏覽課件

主持人:各位家長,歡迎收看由北京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主辦的《家長公開課》。我們今天非常高興地請到了,在我看來是關於青春期問題了解和闡述最清晰的一位專家,她就是北京師範大學兒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邊玉芳教授,還有一位是我們的家長朋友張老師,他也是一位教育工作者。

關於青春期,幾乎是每一次任何一個選題的家庭教育講座上家長們必問的問題。我想先問一下張老師,你怎麼發現孩子是進入青春期了,他有什麼跡象嗎?

張老師:雖然我是一個教育工作者,但是我在跟我孩子互動的過程中,明顯感覺到跟以前不太一樣了。以前,我兒子還是比較乖的,但現在很多事情他好像總跟我對着幹。比如,我還有個女兒,我就跟我兒子説你看你長大了,是不是該照顧一下妹妹?你跟他這麼交流的時候,他會故意反着來,甚至用欺負妹妹的方式來表達,這可能也是對我們有意見。對於這個問題,我們不知道怎麼去解決,也嘗試去改變我們的教育、溝通方式,但效果並不理想。

主持人:張老師跟很多家長一樣,突然發現孩子不乖了,這是個問題嗎?邊老師。

邊玉芳:對啊。中國的所有家長一説到青春期,都會跟張老師一樣,首先想到的就是叛逆,就是原來聽話的孩子現在不那麼聽話了。但其實,青春期最大的標誌是孩子們的性發育,也就是生理上的發育,這是青春期的一個重要標誌。

主持人:孩子的外在特別明顯,外顯了。

邊玉芳:對,就是以此作為青春期到來的標誌。孩子們在這一階段也會有叛逆的現象,這是孩子生理髮育後的心理髮育需要,就是孩子覺得自己在生理上像成年人了,就希望爸爸媽媽以及身邊的人都把自己當成年人看。

主持人:對,有的孩子跟父母都一樣高了,長得很快。

邊玉芳:再加上第二性徵的發育,孩子就會覺得身體上的這種變化已經宣告自己現在是個成年人了,所以在心理上也要求有成年人的待遇,就是被別人當成大人看。如果,爸爸媽媽還把他當小孩,他肯定是要反抗的。另外,爸爸媽媽還有老師是權威一樣的存在,而反對權威就證明自己長大了。由此可見,孩子在青春期確確實實會有一些叛逆的現象。對此,我們還要理性看待。

主持人:叛逆是個問題嗎?是個煩惱嗎?

邊玉芳:叛逆是一個現象。恰當的叛逆是孩子在探索自我、找尋自我,是成長的一個標誌。在這一過程中,孩子找到自己未來的路,通過挑戰父母、挑戰世界,找到“我是誰”“我將來想做什麼”等一系列問題的答案,而這也是尋找自我同一性的過程。但是,如果一個孩子太過叛逆,則往往是由以前家庭教育中一些不太恰當的做法導致的,孩子在用這種信號讓爸爸媽媽去調整教育的方式。一個孩子可能經歷了或長或短的叛逆期,當他走過這段時間,就有可能變回父母眼中曾經的乖孩子。當然反過來,一個孩子從來都不曾叛逆,那有可能會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孩子也許很早就開始探索自己了,他明白青春期是怎麼一回事。

主持人:而且父母給的空間也比較大。

邊玉芳:對,他可能在你還沒有發覺他的太多變化的時候,就已經找到自我了。但是,另外一種可能就需要我們特別警惕,就是父母採取高壓政策,或者沒有給孩子探索自我的機會。

主持人:孩子特別乖。

邊玉芳:對,孩子特別聽話,特別乖,以父母的要求和想法作為自己的想法。比如説,父母覺得你長大就要當個老師、做個醫生,既然家長這麼要求了,孩子因為聽話,也就接受了。這表面看起來沒有問題,但在心理學上,對這種孩子來説,有個詞叫同一性早閉。

主持人:放棄探索,您説了算。

邊玉芳:對。放棄探索,結果就兩個,一個就是孩子可能在走過青春期之後發現這不是自己探索的結果,那就要去重新找尋自己的路。如果能重新找尋自己,讓孩子進一步去發現自我、探索自我,這個結果還是比較理想的,就是付出的成本可能會高一些。

主持人:對啊,這樣代價就太大了。

邊玉芳:代價會大一些,但至少也是個機會嘛,可以重新去找尋自我。我經常舉這個例子,幾年前有個電視劇叫《北京青年》,裏面的男主何東,就是小時候很乖、很聽話,成績好,畢業後找的工作也好。

主持人:就是別人家的孩子,我們羨慕的那種。

邊玉芳:然後,爸爸媽媽又給他找了一個大學老師做女朋友。就在大家覺得他的生活、工作非常好的時候,突然有一天他説我要重走青春路,而且女朋友也不要了,弄的他爸爸媽媽以及身邊的人都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電視劇中,他是重走了青春路,也明白他要的是什麼,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但結果還是理想的。這是一種比較好的狀況。還有一種就是同一性早閉,也就是孩子內心的需求被壓抑了,很多感受都沒辦法合理化,最後可能會導致一些心理問題。

主持人:對,甚至會出現心理疾病。

邊老師:是的,我身邊就有這樣的年輕人,其實這種人在社會上還是比較多的。

主持人:那張老師你可以放心了,説明你孩子的狀況是正常的。

張老師:是一個正常的。

主持人:對,非常正常。我剛才從邊老師的話裏聽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辯證,就是孩子在青春期可能會出現不正常的狀況,而這卻是一個正常的表現。所有的孩子都要經歷這個階段,如果在經歷過程中還跟以前一樣,看起來很正常,那恰恰就是不正常,他或許沒有機會去探索自我。其實,孩子探索自我的過程,説實在的,對家長是有挑戰的。張老師你這個煩惱還早着呢,才剛開始,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知道的家長羣裏對於青春期的問題常常集中在哪幾個方面,特別是孩子上了初中以後?

張老師:其實現在,我就有一些,我和同事也會聊這些。比如説,最近,我的同事就遇到這樣一個問題,特別是在輔導孩子學習的時候,有的題孩子明明會寫但沒寫對,他就數落孩子不夠認真,最後孩子就表現出一種狀態,這個題會寫但就不寫,或者寫一半就不寫了。孩子用這種方式在抵抗,你不是覺得我不認真嗎,那我就不認真給你看。這個問題確實令我們家長非常苦惱。

主持人:其實,孩子的各種問題背後釋放的是一個需求的信號。他們從小學進入初中,步入青春期,也面臨一個特別大的變化和挑戰。我覺得,他們承受的比咱們看到的要多得多。

張老師:對,確實能感覺到。特別是學習,假如孩子有一次沒考好,我們作父母的就會習慣性地説,你看你本身能考好的,怎麼就沒考好呢?這麼一説,孩子就覺得我已經知道了他這次是因為粗心大意導致沒考好的,你們還在説什麼呢。這時候,孩子可能會有這樣一種態度,那你説就説去吧,反正我也不管你説不説。

主持人:邊老師,面對孩子的學業問題,咱們不可能不管,但在青春期,家長關心孩子的重點是不是學業問題,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也就是説,孩子進入青春期後,家長延續之前的慣性,仍然重點關注孩子的學業,但這是關心關注的全部嗎?第二個,孩子遇到問題了,家長該怎麼辦?要不要改變與孩子的溝通方式?

邊玉芳:學業永遠都不是孩子的全部,不要説青春期了,就不是青春期,也不是孩子的全部。有人説,中國教育理念中有一句最不好的話是“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但我認為,另外一句更糟糕,就是“沒有考慮孩子的成長需求”。也就是説,孩子只要讀書就好了,只要好好學習就好了,其他的事都不用管,這肯定是不對的。學習怎麼可能是孩子的全部?孩子有交友的需要,有自我實現的需要,還有找到未來生活目標的需要。尤其到了青春期,他們是一定要找到自己生活目標的。而這個生活目標,不會是在中學這個階段的。那考大學是不是?也不是,考大學只是一個階段性目標。所以在青春期,如果,你只讓孩子去追求一個階段性目標,卻不讓他去找尋一個更長遠的目標的話,未來是有可能會導致很多問題的。實際上,所謂青春期的自我同一性、找尋自我之類的,都是指孩子的自我探索。進一步説,孩子要找到他自己的優勢領域、感興趣的方向,也可以説是一個職業趨向。也許在未來還需要調整,但至少有了一個目標。

主持人:大的方向。

邊玉芳:對。其實現在,我們教育上的一些改革在倒逼家長調整教育方式。比如,現在的中高考都需要選課,這實際上是一個幫助家長和孩子一起去找到孩子未來生活目標的過程。總之,學習一定不是孩子生活的全部。

主持人:在大部分家庭裏,不管是近期目標還是遠期目標,家長和孩子的想法不會有太大的差距,但我們仍然會遇到溝通的難題,很容易引發情緒的爆點,你家應該還沒開始吧?

張老師:還沒有那麼嚴重。

主持人:但已經感覺有點跟以前不一樣了。

張老師:老人跟我們住在一起,他們在跟孩子交流的時候,孩子可能會覺得老人很多東西都不懂,但又特別愛説,他就會有“你什麼都不懂你説什麼啊”的逆反情緒。我們覺得這樣不好,但有時候要再批評他,就怕讓他的情緒更極端。

主持人:有的家長來提問的時候説,我在孩子面前小心翼翼,唯恐踩雷爆炸,我覺得自己很委屈。這種親子溝通狀態,邊老師,你覺得可以嗎?可以持續嗎?

邊玉芳:小心翼翼比不小心翼翼要好一點。但是,我覺得有親子關係做底,有對孩子的瞭解,就不會是那種小心翼翼的狀態。小心翼翼有一個什麼好處?就是不該説的話不説了唄。

主持人:少犯錯誤。

邊玉芳:至少一些不該説的話不説,那你小心翼翼了,就會少講一點吧,青春期的孩子很怕囉唆的,所以,作為家長要離這個階段的孩子遠一點。其實,家長和子女的親子關係是一個由親密慢慢走向分離的過程,而青春期就在這分離的過程中。同時,孩子在青春期這個階段其自我管理能力有所增強,並且逐漸從無律到他律再到自律。也就是説,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在很多方面實行了自我管理,就像張老師剛才説到他家孩子考試考不好一定會難過。

主持人:他比你難過,他比你在乎。

邊玉芳:對啊。如果他不難過,就是有問題的。儘管學習不是孩子的全部,但也是他在這個階段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在乎學習成績的好壞。所以,我們要相信孩子,相信他對自己這個問題的看法。當然,我們也不是不溝通、什麼都不跟孩子説。

主持人:小心翼翼是沒問題的,至少可以避免少犯錯誤。

邊玉芳:不是。小心翼翼地背後其實反映出一個問題,一方面至少不去説過頭的話,另一方面也體現出對孩子的不瞭解,不知道跟孩子該説什麼不該説什麼。對於青春期的孩子,該有的規則和要求還是要有的,不能説進入青春期了,離孩子遠一點了,這些就都沒有了。這是不可以的。青春期的孩子衝動、不理性,如果家長不去管理,不去要求,那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孩子進入青春期後,我們家長對他提出的規則和要求要一如既往,甚至更多、更明確,但交流中不要嘮叨,最好能在恰當的時候提一句,孩子就會明白。可以説,這是孩子一生中最聰明的時候。

主持人:最聰明的時候。

邊玉芳:也是最富有創造力、想象力的一個時期,因為這是我們人腦發育的最後一個高峯期。所以在這一時期,你只要簡單的提醒他就可以了,不用長篇大論地去説教。

責任編輯:趙葦校對:張一博最後修改:
0